上海十一选五官网

能投文苑

散文

【散文】贺仙文:“大脚嫂”

来自: 时间:2019-07-19 点击量:

 

她,大脚显威

她出生的年代正值反缠足风俗时期,却没有幸免地缠过一段时间,缠足风俗彻底废除后她的脚才被解放出来。可能因前期被束缚得太紧之故,导致后期就疯长。她常常很得意的和我们说起她的大脚可帮家里挣了不少工分,那时候,生产队的会计一看到秤上那双脚就头都不抬的叫着“大脚来啦,上120斤!”她说她那时候总喜欢把箩筐装得满满的,背着满满的粮食就会觉得满足,就不用担心下个月一家人的粮食问题。

随着新中国解放,土地政策的落实,她家里有了地,但是每年所种的粮食不够一家10多人吃,她开始做生意,每逢街天就把前一天制作好的高粱粑粑拿去卖,没有高粱的季节就制作布鞋、毛衣。这样,一家人的生活还算凑合。

村里人都叫她“大脚嫂”,从沟这边的村叫到沟那边的村,从村里叫到街上,以至于常常我与她一起走着,有人突然挤过人群,叫她一声“大脚嫂”。我害怕躲到她身后,她却主动握住别人的手一阵寒暄。我想:她怎么会认识那么多人或那么多人会认识她?慢慢还发现很多陌生的人陆陆续续来到家里,每次来总也免不了带一些自己亲手编织的毛衣或鞋子之类,后来才听村里的人说起,她是个村里村外小有名气的草药医生,而且是把病治好了才接受报酬,所以很远地方的人都会寻着来。

就这样,她用这双大脚撑起了一个家。

 

她,像个“明星”

寂静的小村里,突然传出因为土地的事情要与邻村上法庭,全村人聚在一起商量推选出能上法庭讲理的人。我们小孩不懂大人的事,却好奇又去凑个热闹,就一直陪着。记得那晚商量了很久,她的声音似乎也没停歇过,我最终还是抵不过浓浓的睡意睡过去了。后来,被吵醒了,猛地睁开眼睛,模糊中听到大家公推她为最佳人选,看到她坐在人群中一个比较显眼的位置,月光下露着她浅浅的笑意,很有威仪感。就这样,她作为代表之一带上村里30多人的期盼去了县里的法院。

打官司的结果是我们村赢了,不知道在这场官司里她起了一个怎样的作用,总之,她回来后大家总爱大事小事没事的时候都要找“大脚嫂”。特别遇到村里讲理的事,她几乎没缺席过,或主动,或被邀请,她都是一贯站在人群中那个显眼的位置,一贯说着有理有据的话。有一阵子,家里人对此也小有意见,建议她少参与这些事,她同意了。可村里有事的时候,还是经不过别人的再三邀请。慢慢的我们也想明白了,她是确实能帮别人解决问题才能赢得大家的信任。

 

她,一朵杜鹃花

再后来,我们陆陆续续去了城里读中学,一个个走出了山村,假期的时候才能回到家里。政策好了,村子变了,大家也不再那么看重土地,一群群的人外出打工。而她一直看着村里的人出出进进,一晃就是几十年。

直到我参加工作,第一次拿到工资就直奔店里给她买了一部老年手机,接过手机她显得很兴奋,常常把它攥在手里把玩,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。如果有人问起,她就更是得意地夸奖我一番。我却没有因为她的夸奖感到高兴,突然间感觉她老了,她不会因为那“120斤”的粮食感到有多高兴,不会因为被簇拥在人群里感到有多得意,她需要的仅仅是子女及子孙们的陪伴,哪怕一个问候的电话,一段短时间的陪伴,一点心意的礼物都会感到满足不已。

我断断续续地回去看望她,每一次都会看到她在屋子前探望的身影,一听到山那边传来车声就会在家门口等着,直到把我们迎进屋里。每次回去都要帮她梳理头发,只是拿在手里的头发变少了,变白了。她的手脚也开始变得不灵便起来,尽管如此,她仍然坚持要亲自为我们下厨,吃着久违的一桌饭菜,听着她一如既往的唠叨,不知不觉中感觉她的主角位置从来没变过。

想起她,耳旁隐约传来小时她领我们去大山里摘杜鹃花时唱歌的缭绕余音,那个粗壮而落落大方地向我敞开她那宽广胸怀的女人,即使经历无数岁月的磨砺已将当初的颜色夺光了,但她一直是大山里开得最美的那朵杜鹃花。

她,就是我的奶奶,就是这样一个不服输,一个为自己而活的女人。她的世界很自我,却又在自我的世界里装满了别人。